发现南宋大儒叶适佚文—— 储羡钱还之于民

温州网2019-11-09 08:56
瑞安叶适纪念馆里的叶适塑像。

温州市区海坛山上纪念叶适的礼适亭。

  日前,我在翻阅南宋李心传名著《建炎以来朝野杂记》甲集卷一七,发现一篇南宋温籍大儒、永嘉学派集大成者叶适的佚文,拟题为《请储羡钱还之于民疏》:

  “此钱当存留,以备缓急。请诏有司:自今除每岁收支外,并将有管实在之数开具成册,使朝廷通知有馀、不足之数。其非缘军前事,毋得辄支移起发;欲以它用,虽有中旨,许执奏不行。竢储积果多,朝廷经制既立,然后议窠名之重轻,考拨定之数目,宽减州县,还以予民。”

  此文未被中华书局版《叶适集》收录,正文有摘录痕迹隐约可见,以此推测,最早发表叶适这一奏疏的应是宋宁宗的朝廷邸报,疑李心传从邸报移录,曾再加节略。文本首尾俱已流失,无法修复。

  羡钱,也叫羡财,即年终盈馀的钱财。《水心集》同期文章多作“羡钱”,佚文亦言“钱”,故循。

  任职淮东总领官

  佚文遗落处下文有“从之”二字,是御批,由而可知,其上文所记“明年(即庆元元年/1195)二月,叶正则言”的月份,应是邸报发表的时间,真实作期或在同年一月。

  叶适时任淮东总领,所辖局务有分差粮料院、审计司、榷货务都茶场、御前封椿库、甲仗库、大军仓、大军库、赡军酒库、市易抵当库、惠民药局等。作为总领官,他这个官名的全称“总领浙西江东财赋、淮东军马钱粮、专一报发御前军马文字”,已经准确地标明了三大职掌,说白点就是以淮东战区的军需供馈为工作重心,负责征收江南东路、两浙西路诸州财赋,及通过一条信息直通渠道对各支国防军起到监察作用。当然,还有按劾违法、差慢不得力官员,荐举两路优秀官员的权力。

  抵制内藏库派员提款

  绍熙五年(1194)十二月,叶适到任以后,查核账目,发现问题不少,其中一些制度漏洞已经被腐败分子利用多年,必须立即堵塞。此可谓反腐防腐所需。

  宋代江东和两浙赋税,为全国最重,而浙西又更重于江东和浙东两路。淳熙末年(1189),两浙输左内藏库钱至千二百万缗(浙西路七百五十馀万,浙东路四百二十八万),这还不包括盐、茶、酒税(《朝野杂记》卷十四)。往年,平江(苏州)、镇江、常州三郡,每年上交总领司的钱共十五万缗,比江西九郡上交的总数还要多二万。但自去年淮东、两浙多被旱潦,如常州、扬州、镇江、楚州(今淮安)、盱眙等地,当年秋收时,米价竟也涨至每斗四百钱(《山房集》卷二《代监司乞行下浙西广籴札子》《止堂集》卷五《论淮浙旱潦乞通米商仍免总领司籴买》)。今春,情况更严重,“浙西饥,三十县饿死待尽”(《水心文集》卷二三《赵彦橚墓志铭》),“常、润(镇江)间,流殍满路衢”(《梅山续稿》卷六《乙卯仲春作》)。直面现实,总领司要为宽减州县做出贡献,既要在当下积极参与赈灾,更要为今后拿出切实可行的减税免赋方案。此可谓形势所迫。

  叶适上书前几天,内藏库派员下淮东总领衙门取拨羡财,遭到叶适坚决抵制,虽已灰溜溜回京,却仍贪心不死。内藏库,是皇帝的小金库。羡钱的处理,前贤固有“国有羡财,而民不加赋”一说,但内藏库若硬要取走羡钱,能像叶适这样将抵制进行到底的官员,终究不多,所以,叶适希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  体现永嘉学派的政治理念

  叶适的奏疏,首先强调:总领司的羡钱应当存留总领司。接着,他提出三条建议,并请皇帝下诏告知有关部门:第一,加强制度建设。在总领司,必须细分账目,分别开具成册,特别是过去被忽略的盈亏明细账等,必须建立起来;在朝廷,应加强财务监督,每年定期公示各总领司的盈亏数据,以增强规则的透明度,以及对羡钱的舆论关注。第二,羡钱的使用,除皇帝用以犒赏有功军人等军前特殊需要,否则,即使持有宫中手批,也不许取拨;并应规定,在取拨强行发生的情况下,允许臣僚坚持申奏,直到取消挪用决定。第三,在朝廷确立羡钱制度的前提下,讨论实施细则,按窠名(犹款项,此指当初征收赋税的名目)轻重,减税免赋,或酌情返还州县;总之,必须确保储积羡钱的最终目的:还以予民。

  永嘉学派信奉“共治”,以制度建设为己任,主张“天子无私财”“天子无私兵”“天子无私人”,具体到“格君心”上,叶适、陈傅良与朱熹派的区别就在于:叶、陈用移心法,朱熹用塑心法。移心法,是对汉代萧何事君经验的提炼,用陈傅良的话说,就是“于事上转移他心下归于正”。叶适反对内藏库取走羡钱,实际上用的也是移心法,就是要在制度上保证散财于外,以去君侈心,成其爱民之心。事实证明,在限制最高统治者及皇室对物质生活的奢求上,制度派的践行,确比心性派的空谈有效许多。

  据《朝野杂记》记载,宁宗批准了叶适的建议,并予实施。这也许可称是永嘉之学成功的一个实例。此后不久,朱熹又对叶适发起过一次进攻,但不见提及此事,可见老朱也不服不行吧。(本文配图:南航)

  作者:余力